《焦点访谈》:蒸着 烤着 努力干着

快发信息港   2019-01-18 23:59:34   【打印本页】   浏览:69409次

“多谢三位相救!”一位隋朝平民当即感激道。石暴贴伏于洞壁之上,静静地聆听了一番。千手妖王所处的海面叫做幻海弯,这里风景如画,经常出现一些海市蜃楼,因此得名。

许多人心头直跳,这真是可怕至极的妖孽,连天才都可以被轻易绞杀的神秘法则,竟然被他一路震碎,抬手镇压,“铮”、“铮”、“铮”……

  京津冀协同发展呈现三个新趋势

  连玉明

  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中国经济取得大发展。今年恰逢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提出5周年。基于改革开放40年中国经济发展模式的三次重大变革及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决策走向的分析,我认为,目前京津冀协同发展呈现三大新趋势,环渤海大湾区将成为中国未来的重要战略引擎。

  趋势一,北京、天津正在引领京津冀城市群发展,进而带动环渤海地区协同发展。2018年1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建立更加有效的区域协调发展新机制的意见》,意味着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战略意义、协同层级和空间范围都将得到进一步强化和提升。所谓更高站位,就是要把京津冀作为环渤海地区的中心区域,强化其辐射带动作用,将环渤海地区打造成为我国经济增长和转型升级的新引擎,在更高层次上参与国际分工,形成我国参与国际经济合作竞争的新优势。所谓更深层次,就是指京津冀协同发展要以推动环渤海地区一体化为目标,着力破除地区之间利益藩篱和政策壁垒,推动建立区域战略统筹机制、市场一体化发展机制、区域合作机制、区域互助机制、区际利益补偿机制、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机制、区域政策调控机制和区域发展保障机制,探索建立以中心城市引领城市群发展、城市群带动区域发展新模式。所谓更大范围,就是要进一步明确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空间范围和战略意义不仅仅在于京津冀三地,更要在我国西部、东北、中部、东部四大板块的空间体系中推动和深化京津冀协同发展。

  趋势二,京津同城化趋势明显,这将有效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以北京、天津为中心不能理解为北京、天津双中心。要从两个层面准确把握以北京、天津为中心的含义。首先,北京和天津是中国北方的两个超级大都市,在探索以中心城市引领城市群发展、城市群带动区域发展新模式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从深层次看,以北京、天津为中心更加强调京津联动,加快实现京津同城化发展。同城化是区域经济一体化和城市群建设过程中的一个重要阶段,是区域城市间经济和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的必然趋势。推动京津同城化,关键是要实现京津基础设施一体化、产业发展一体化、市场一体化、公共服务一体化、资源配置一体化等,共同发挥高端引领和辐射带动作用,成为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建立环渤海协同发展新机制的重大战略支点。

  趋势三,京津冀可以推演到环渤海区域的协同发展。当前,湾区经济成为世界经济发展的重要增长极和区域经济发展的新模式。环渤海地区既有北京、天津,也有唐山、秦皇岛、营口、大连、烟台、东营、威海等沿海城市,还有沈阳、济南和青岛等北方经济中心,区域内人才基础雄厚、交通便利、工业基础扎实,具备发展湾区经济的基础和条件。在我国着力推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背景下,环渤海大湾区建设将成为推动环渤海地区发展乃至中国未来的重要战略引擎。以湾区建设打破行政区划制约,带动河北周边、辽宁南部、山东北部,继而辐射东北、华北地区,逐步形成统筹国内国际、协调国内东中西和南北方的区域发展新格局。

  推动环渤海大湾区建设,要借鉴美国、日本等国家湾区建设的经验,学习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模式的基础上,结合京津冀和环渤海地区实际,找准突破口。一是以发挥首都优势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为突破口,配置全球创新资源;二是以构建高效便捷的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为突破口,推进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三是以打造具有全球竞争力的营商环境为突破口,促进资源要素高效便捷流动;四是以加强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合作为突破口,培育国际合作新优势;五是以改善民生为突破口,增加优质公共服务和生产生活产品供给。

  (作者系北京国际城市发展研究院院长、京津冀协同发展研究基地首席专家)

何力不觉心中暗叹,他想柔儿的储物袋中不过只剩下的那一柄宝剑了,如果此物在再毁在第一道天劫当中,那么何叶柔所能依靠的只有杨立了,幸亏请来了人形法宝,要不然的话,今天如何收场还在两说之间。何力想及于此捏了捏拳头,牙关紧紧咬着一处,再也没有发出任何声响。未及反应之下,石暴只能是无助地向下直落而去,而在这一瞬间,他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挥舞着手中的弩箭,将下坠过程中破空而至的弩箭纷纷挡了开来。

  “忧郁的哈姆雷特有着英雄的一面”,谈起明晚演出的新版莎剧DD

  胡军:我不戴耳麦,您别刷手机

  ■本报记者 童薇菁

  对中国观众来说在孙道临配音的英国电影《王子复仇记》中,由劳伦斯?奥利弗饰演的那个王子是第一经典,似乎哈姆雷特就应该是身材单薄、脸色苍白,神色忧郁且眉目英俊而阴柔。不过,话剧导演李六乙却认为DD“哈姆雷特”应该是胡军的模样,王子英雄气的一面常常被人们所忽视。

  昨天,新版莎剧《哈姆雷特》中王子的扮演者胡军来到沪上。“徘徊、犹豫,就是‘哈姆雷特’了吗?我不赞同。”他强调,“排演莎剧,最忌人云亦云。”第一次诠释这个话剧史上的经典角色,胡军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他说,英雄也会有徘徊、感伤、温柔的一面。剧本中,“哈姆雷特”多次面临“剑都举起来了,却不落下来”的时刻。正是这些矛盾而纠结的时刻,被很多人解读成“哈姆雷特”为自己的行为寻找借口,“坐实”了他优柔寡断而又懦弱的一面。但人们却忽视了“哈姆雷特”内心是有信仰的,每每对他信仰造成的伤害,让他产生了恐惧和迟疑。“这个人物身上的行动力常常被人忽视,而我希望它能被看到。”胡军说。

  有意思的是,此次新版《哈姆雷特》启用学者李健鸣所译全新剧本,而“To be or not to be”这句经典台词,将首次集体演绎七段不同翻译家的诠释DD“在还是不在”“生存还是死亡”“活着或者死去”“行动或者什么都不去做”……“400年前没有找到答案的问题,这一次,我们再度向世界提问。”胡军说。

  拿过多个“最佳男主角”影视大奖的胡军坦言,自己的内心从未离开过舞台,只是近年来对于作品的选择慎之又慎。“对经典的解构应站在尊敬它的前提上,不过有很多作品,创作者连文学性都没有读懂就去胡乱解构。”曾有一度,胡军对舞台剧丧失信心,而李六乙重新点燃了他对舞台的热忱,“因为他在改编过程中维护了经典的文学性和精致感”。1995年,胡军与妻子卢芳,同李六乙合作了话剧《军用列车》。2000年他又出演了李六乙的《原野》。这一次,是胡军与李六乙的第三次合作。

  近年来,影视演员纷纷重返话剧舞台。 “这是好事,舞台是有门槛的。”胡军说,话剧艺术讲究声场效果,舞台演员要用台词感染观众,这是对舞台表演的基本尊重。他认为,现在很多话剧演员不重视语言和发声的基本功,戴耳麦演戏对话剧的现场感有极大的损害。“更何况,音响师可以在幕后帮你调音,那又和演影视剧有什么区别?”因此,在这一版话剧《哈姆雷特》,胡军等所有演员将回归传统,不戴耳麦,原汁原味地呈现话剧艺术的魅力。

  此外,胡军还呼吁,希望观众别在演出时刷手机。“那一圈圈的亮光在黑暗中特别显眼,很容易打扰到台上的演员和身边其他观众。”他笑道,“既然是来看戏的,就别分心了,毕竟话剧票也不便宜。”

一场盛宴总算散去之后,杨立的阿妈终于找到时机,同杨立讲起了他的婚事,杨立这一听可不要紧,原来他的身世包含着一个天大的机密,为此,杨立听过阿妈的一番言语之后,他今后的人生道路和修行方向发生了巨大的惊天改变。你看看你……哎呀……啧啧……阿诚啊,没想到你竟然把墨鸠捉来烤了,还跟没事人似地说什么大鸽子,真是暴殄天物啊,嗯……咋说你呢……要是杨立听到她的心声,恐怕也要笑出声来吧!奶奶的熊,原来大女子主义就是这样修炼而成的。

本文链接:http://www.4izcu.com/2018-12-26/46808.html


[责任编辑: 陈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