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时代楷模”、开山岛守岛英雄王继才逝世

快发信息港   2019-02-20 13:36:38   【打印本页】   浏览:74237次

“他就是无名,太胆大包天了,啧啧和莫寒叫板!”其二,属下按照家主指示,率领野战队沿小荒山外围迂回之时,曾听到家主号令呼唤之声,随即又见到小荒山山顶火光冲天,好不热闹。每一拳,都是在消耗神识本源之力,上面附着有封字真意的神能,这是姜遇领悟妖族祖仙真迹后最为强大的封禁秘术,在神拳挥击之下,整片空间都似乎为之颤栗。

石暴稍一思量后,手指略一用力,这只飞鸟的脖颈处传来一声脆响,随即它两腿伸了伸,也就一动不动了,石暴随即反手将其放入了储物袋中。许久之后,这片天地蓦然消失,姜遇的心神回归到现实之中,他惊讶地发现,刚才所经历的像是梦幻泡影一般,什么都没有得到,什么也没有失去。

  2019年1月2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人民日报社就全媒体时代和媒体融合发展举行第十二次集体学习。习近平主持学习并发表重要讲话。

  全媒体时代是个大趋势,媒体融合发展是篇大文章。

  把握大势,当争朝夕,如何体现善谋善为真功夫?

  挥毫著文,千头万绪,如何落好画龙点睛这一笔?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多次深入考察调研、主持召开重要会议,谋篇布局、全面部署,推动解答媒体融合发展这“一项紧迫课题”。

  难忘瞬间

  1月末的北京,云淡风轻、冬日静美。

  人民日报社新媒体大厦9层,传出习近平关于电子阅报栏的关切询问:

  “什么内容最受欢迎”

  “谁负责安装”

  “收不收费”

  ……

  这是习近平时隔近3年再次走进这幢大厦。这一次,是为了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2019年首次集体学习DD一次把“课堂”设在媒体融合发展第一线、别开生面的集体学习。

  一直以来,习近平对互联网催生的新闻传播新技术、新机制、新模式都尤为关心。

  深入新闻生产一线了解实际情况,习近平不仅认真看展览、仔细听汇报、就有关问题同一线新闻工作者亲切交流,还亲自试用、体验,对从“相加”到“相融”的新型主流媒体建设进程细致调研。

  在人民日报社,他坐在电脑前录制语音、敲击键盘,通过微博、微信、新闻客户端向千家万户送去元宵节问候和祝福;

  在新华社,他拿起手持视频直播云终端,对着随行人员试拍,体验全媒体时代记者的工作状态;

  在中央电视台,“9.3”大阅兵新媒体传播的相关话题引发了习近平的浓厚兴趣。听完汇报之后,他勉励大家:媒体融合是下一步我们工作的重要的方面;

  ……

  目之所视,言之所及,心之所思。这一次次亲密接触,正是习近平对全媒体理念的躬身实践,和对全媒体建设的有力支持。

  把脉定向

  当下,伴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出现了全程媒体、全息媒体、全员媒体、全效媒体,信息无处不在、无所不及、无人不用……

  面对舆论生态、媒体格局、传播方式发生的深刻变化,如何在这一场前所未有的大变革中“破茧而出”,是主流媒体面对的重大课题。

  2016年2月19日,习近平到中央新闻单位调研。图为习近平在中央电视台总控中心同工作人员亲切握手。

  “必须紧跟时代,大胆运用新技术、新机制、新模式,加快融合发展步伐,实现宣传效果的最大化和最优化。”习近平对此有着独到见解,我们要因势而谋、应势而动、顺势而为,加快推动媒体融合发展,使主流媒体具有强大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公信力,形成网上网下同心圆,使全体人民在理想信念、价值理念、道德观念上紧紧团结在一起,让正能量更强劲、主旋律更高昂。

  胸怀大局,把握大势。在习近平眼里,推动媒体融合发展,必须强化阵地意识。他强调:“人在哪里,新闻舆论阵地就应该在哪里。对新媒体,我们不能停留在管控上,必须参与进去、深入进去、运用起来。”

  运筹帷幄,指明方向。2014年8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四次会议召开。会议审议通过《关于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媒体融合发展正式有了顶层设计。会上,习近平发表重要讲话,明确提出以“先进技术为支撑、内容建设为根本”,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深度融合的发展思路。

  着眼长远,统筹兼顾。站在媒体发展和宣传报道全局的高度,习近平一手抓融合,一手抓管理,明确要求“依法加强新兴媒体管理”,确保融合发展沿着正确方向推进。

  善谋善为,善作善成。

  习近平对全媒体时代的深刻洞察,对媒体融合发展的科学谋划,充分彰显了党中央对全媒体发展大势的敏锐判断,为新时代的媒体发展把脉定向。

  今日之中国,报网端微百花齐放、文图音视交相辉映。从再造采编发的运行流程,到改革新闻生产体制机制,各大媒体纷纷发力融合发展。

  人民日报推出融媒体工作室机制,组建了“一本政经”“麻辣财经”“大江东”等45个专业化、垂直化的品牌工作室;新华社自主研发推出“快笔小新”机器人写稿系统,并发布全球媒体首个人工智能平台DD“媒体大脑”和全球首个合成新闻主播DD“AI合成主播”;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以先进技术为引领,深入研究运用人工智能、5G网络、大数据、云计算等新技术,全力推进4K超高清电视技术体系建设,牢牢掌握核心技术研发应用主动权,努力实现跨越式发展;中国日报社践行“深度融合、移动先行”理念,把一份发行70万份的英文报纸转型升级为一个覆盖2亿多海内外用户的全媒体传播平台……

  在全媒体时代浪潮中,一个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公信力不断提升的新型主流媒体矩阵正不断成长壮大,写下媒体融合发展的“中国答卷”。

  深情寄望

  媒体融合发展,关键在人的融合。

  3年前的2月19日,习近平到人民日报社、新华社、中央电视台3家中央新闻单位实地调研,并主持召开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会上,他用一席情真意挚的讲话,为广大新闻工作者提供了根本遵循和前进方向。一句“勤学习、多锻炼,努力成为全媒型、专家型人才”,让新闻工作者深刻体会到总书记的殷切期望……

  从召开座谈会与新闻工作者面对面交流,到深入新闻生产一线了解实际情况,再到发贺信温暖鼓励从业人员,习近平关心全媒体浪潮之下新闻工作者的成长与进步,对大家提出了更严的要求和更高的期待。

  政治上,习近平提醒大家“在围绕中心、服务大局中找准坐标定位,牢记社会责任”;

  业务上,习近平勉励大家朝着新目标不断努力,“不断增强脚力、眼力、脑力、笔力”“做业务精湛的新闻工作者”“要解决好‘本领恐慌’问题,真正成为运用现代传媒新手段新方法的行家里手”;

  作风上,习近平告诫大家严格要求自己,“扑下身子、沉下心来,扎根基层”,“察实情、说实话、动真情,努力推出有思想、有温度、有品质的作品”;

  ……

  2016年2月19日,习近平到中央新闻单位调研。图为习近平与人民日报社人民网员工合影。

  谆谆话语,殷殷寄望。

  鼓舞人心,催人奋进。

  “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讲话给媒体发展把方向、定大局,让我们的信心更足,步子更大,底气前所未有。”这是一位县级融媒体中心负责人的诚挚告白,更是千千万万新闻工作者的内心独白。

  新征程上,牢记习近平总书记的殷殷嘱托,一大批“提笔能写,对筒能讲,举机能拍”的全媒体记者正逐渐涌现出来,走基层、到边疆、进军营,足迹遍布大江南北。

  “网络媒体国防行”“美丽中国长江行”“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新时代?幸福美丽新边疆”等主题宣传活动,生动展现了各地各部门的火热实践和各行各业“撸起袖子加油干”的动人场景。同时涌现出了《国家相册》《快看呐!这是我的军装照》《追寻习近平总书记的初心》《公仆之路》等一系列传播广、点击高、口碑好的融媒体作品。

  以习近平总书记的全媒体理念为指引,新时代的媒体人正以极大的创作热情,打造优质新闻产品,并在媒体融合的考验中不断锤炼“脚力、眼力、脑力、笔力”,踏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时代节拍、书写时代华章。

  图片来源:新华网、人民网

“啊?!是吗?属下瞅瞅,嘿嘿……咦……不对,禀告家主,你错了哈,这根本就不是墨鸠身上的肉,这分明是大前日属下吃过的荒野猪肉啊。黑鸡冠蛇进食,却是犹如荒野猛兽一般,通过上颚处两颗巨大毒牙及两颚间的上下两排锋锐尖牙来撕咬食物,并咀嚼数下之后,方才咽入腹中。

  《流浪地球》影片已是“现象级”作品
  科幻片需要国家综合实力来背书

  国产科幻电影《流浪地球》大年初一上映,截至2月15日下午3点,票房突破32亿元。

  从票房成绩来看,已经有不少人将这部影片定义成“现象级”的作品。

  其实,这部电影的制作团队无论是在年龄上还是在经验上,都非常年轻。80后导演郭帆此前没有拍摄过科幻题材的影片,80后制片人、编剧龚格尔更是自称“初出茅庐”,他们是哪里来的勇气和自信,敢于尝试这样一部中国科幻电影?到底是谁在给他们背书?

  有人说,是《流浪地球》的原著作者刘慈欣以一己之力扛起了中国科幻的大旗。刘慈欣不这样认为:“我只能把这看成是一种善意的鼓励。” 此前,刘慈欣在航天城为航天员们举办的超前观影活动结束后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说。

  “中国的科幻作者非常多,我只是这个金字塔里比较靠上的作者之一。具体到《流浪地球》,更不可能是靠我一个人扛起来的,我们的团队有7000多人。中国的科幻发展到现在,最根本的还是背靠国家发展的大背景。”刘慈欣说:“中国社会快速的现代化进程提供了非常有利的条件,如果没有这个条件,科幻作者或者电影人无论多有才华,付出多大努力也不可能做到今天的程度。”

  刘慈欣的话并非虚言,从某种角度来看,科幻片一直被认为是展现一国国力的“晴雨表”。导演郭帆认为,科幻片其实是一个有着特别属性的类型片,只有国家够强大,才有可能拍出真正意义上的科幻片。

  在航天城,郭帆对“把科幻变为现实”的航天员观众们说:“比如,最近我们的飞行器成功登陆了月球背面,只有在这样的环境下,观众才会相信,中国人可以做到电影中呈现的东西。科幻片需要国家的综合实力来背书。”他由衷地感谢航天员们给了观众“坚信的力量”。

  “只有我们的宇航员真的上天了,在太空层面讲述中国人的故事,观众才不会认为我们是瞎编。”龚格尔直白地解释,话里透着一股自豪。

  其实,不仅是航天科技的发展,《流浪地球》影片中的科学设定有不少都能在中国的科研项目中找到对应的成果。

  例如,国际热核聚变反应堆计划的中方工作人员看到影片中采用核聚变原理为“行星发动机”提供能量,就感到十分亲切。实现可控核聚变一直以来都是他们努力的方向。而目前,由多个成员国合作的国际热核聚变实验反应堆建设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中国对此作出的贡献有目共睹。

  再如,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也在微信公众号发文表示,《流浪地球》中的黑科技,该校师生已经默默探索了很多年。打造复杂的巨型“行星发动机”,可能就离不开该校专家发明的“大型复杂整体构件激光成形技术”的支撑;建设经久可靠的“地下城”,或许可以使用该校专家设计的“土壤沉降计算模型”,等等。

  有了诸如此类的科技成果,充满中国元素的科幻故事便不再“违和”。龚格尔把《流浪地球》目前取得成绩的根本原因,归功于国家综合实力和科技水平的进步,以及公民科学素养和科学理解力进一步的提高,等等。

  当然,除了国家综合实力和科技水平增强的原因,影片主创人员4年间夜以继日的艰难付出也是电影广受认可的重要保证。

  第一次完整地看完《流浪地球》后,刘慈欣说:“中国科幻片在这一刻起航了。”听完这话,郭帆躲在角落狠狠抽了一根烟,此前他已经宣布戒烟了;龚格尔回家把胡子刮了,“那时候胡子已经长成张飞了”。

  郭帆是个瘦高的青岛帅哥,龚格尔是个膀大腰圆的内蒙古大汉,听到刘慈欣的这句评价,他们觉得“值了”。

  《流浪地球》团队从最初只有郭帆和龚格尔两个人,发展到二三十人,二三百人,直到最后的7000多人,郭帆、龚格尔心里一直有一种“莫名的坚持”,他们用这种坚持,默默赢得了所有人的信任。

  “最先,大家对中国科幻电影的市场不信任,不愿意用自己洁白的羽毛去冒险,再加之预算有限。”龚格尔说:“像李光洁、吴孟达老师这些人,他们是真的在聆听我们的想法,心里有情怀。和他们平常的片酬比起来,这次基本上是义务演出。”

  “郭帆说过,要是不竭尽全力做好,观众不会原谅我们。我们自己也不会。”作为协调各个岗位的制片人,龚格尔每每在“差不多得了”和“精益求精”之间挣扎时,都被这个念头占了上风。凭着团队的这股劲儿,这部国产科幻电影才能给观众带来惊喜。

  其实,在此前的许多年里,影视圈内外就已经有不少人呼唤中国科幻电影元年的到来。《三体》的电影编剧邱钧财也一直为此努力了许多年,因此,当他了解到《流浪地球》的制作过程时,就连日在朋友圈为其摇旗呐喊,激动地表示相信该片的票房能冲破45亿元。他相信,2019年,“中国的科幻电影元年真的来了”。

  很多中国电影人都像邱钧财一样激动,他们仿佛看见自己努力勾勒的梦想终于显现出了轮廓。尽管对于“科幻电影元年”到来与否的判断,郭帆和龚格尔仍旧抱有十分谨慎的态度,但从目前的票房来看,这部电影无疑已经给中国科幻电影产业和普通观众带来了丰富的价值。

  “我们为什么要做科幻?”龚格尔用一张网络截图来回答这个问题。

  截图上,一位小学生用铅笔在拼音田字格本上歪歪扭扭地写道:“《流浪地球》这个电影很精彩,我长大想当一名宇航员。”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张茜 来源:中国青年报

无名之前听别人说过正天丰的事迹。不过,有一点却是比较遗憾,那就是无法用脚持刀大杀四方。白衣男子不等石暴把话说完,当即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一边慌里慌张地说着,一边手忙脚乱地自怀中又摸出了两个小瓶,颤颤抖抖中,双手递了过来。

本文链接:http://www.4izcu.com/2019-02-11/44870.html


[责任编辑: 张国荣]